读川端康成短篇小说《厕中成佛》可恨之人必有

2019-01-14 11:45:55 围观 : 52

  读过川端康成的《雪国》和《伊豆的舞女》,其冲淡清冷的文风,初恋般缥缈纯真的内容给人印象深刻,差点给他贴了这样一个标签,直到看到这篇颇具特色的短篇《厕中成佛》,才猛然发现贴标签的鲁莽。作家的丰富性和多变对于读者来说是一种别样的感受,譬如粤菜不全是清淡寡味的,湘川菜也不全是辛辣刺激的一样。这篇小说如果不是特别标明了作者,我还真一时无法与川端康成关联起来,大概还是受自己孤陋寡闻见识的局限吧。

  《厕中成佛》光看标题就很有吸引力,厕所这个难登大雅之堂的地方竟被作者堂而皇之地写进了小说且成为了闪亮的标题,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夺人眼球的举措。尤其是把“佛”这样神圣不可的字眼与印象中腌臜的厕所放在一起,就更加引人注目了。看完标题你一定会想,厕所如何使人成佛呢?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故事呢?

  跟着川端康成冷静又略带的文笔看下去,我们很快就得知了一个清晰而简短的故事。主人公是岚山地区的一个农民,讲的还真的就是与厕所有关的一个故事。说岚山是个赏樱圣地,每年樱花怒放的季节,京都大户人家的太太小姐们,还有花街柳巷的艺妓、们都蜂拥至山外一饱眼福。可是岚山地处相对偏远落后的郊外,游客激增便带来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上厕所难。看着那些衣着华服的优雅仕女们羞红着脸绕过屋后去如厕的囧样,当地一个叫八兵卫的贫苦农民脑瓜子一转,立马修盖了一间干净的收费厕所,每次出租收三文。毫无疑问,这样的举措抓住了商机,转眼间他就因出租厕所而发了大财。

  所有好运都会被羡慕,所有走运的人也都会遭人嫉妒,八兵卫也一样。村里另一个农民就对此很眼红。但有八兵卫捷足先登,老字号的招牌深入,这个农民和妻子伤了脑筋。怎样才能再建一个收费厕所而有所盈利呢?农民思来想去,决定不修则已,一修定要惊人。他们建起来一个当地超豪华的五星级厕所——整个厕所是茶室式设计,名贵木材制成四周的柱子,高档的石材做成厕所的地砖,还有漂亮的落地窗,发亮的油漆,华丽的装饰,配以各种讲究的布置,集多家有名的茶设计之精华,这个厕所成了名副其实的茶室式高档厕所。

  农民和妻子最终商定,以每次出租收费八文来赚钱之。可是招牌一挂出并没有想象中的客似云来的效果。夫妻两个于是有了埋怨和焦虑。丈夫最后灵机一动胸有成竹地对妻子说,明天一早去客人那里转一圈,便可以让游客像蚂蚁一样涌来,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

  小说写到这,大家都为这一个厕所的命运充满了期待,果不其然,第二天农民没有食言,更神奇的是,他的预言也成了真,高档茶室式厕所一天内顾客车马盈门,妻子收钱收到手软,傍晚时分甚至还要花钱请人家挑走粪缸里多余的粪便。正当你以为这是一个逆袭成功的大结局时,小说在最后给出了一个反转的——一天未归的农民最后被人抬回了家,他死了!他花了一天的时间待在了八兵卫家的简陋厕所里,用霸厕的方式换来了所有游客对高档厕所的转向,而自己却因臭气熏天而陪上了一条人命。

  初看小说真的觉得很是,作者在字里行间也的确不乏之处。比如,描写高档厕所的用料与考究,竟然花了好一段笔墨,在这个篇幅简短的小说里算是很突兀的,但作者越这样铺排,就越让人感受到这个农民为了追逐利润而绞尽脑计,极尽所能的可笑。又比如,农民决定去客人处走一下,但他偏偏起得晚了,于是他把饭盒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出了门,这样的邋遢与仓促使得读者对这个农民毫无好感。又比如,小说的结尾,作者借着其他人的评价,也对农民的悲剧命运予以:“真是风流人物的啊”、“他真是天下第一的茶道师啊”、“厕中成佛,南无”……农民的死成了大家口中的笑话,他用别人厕所来成全自家客源的方式无疑是遭他人和的。所以初读小说,对这个,苟且蝇营的小商人充满了。

  然而再翻一翻小说,笑意就带上了一些苦涩。站在修建厕所以谋取利润的角度,农民的确算是个商人,他不正大甚至算得上的赚客源的方式,也的确算得上和,这些都是他令人厌恶的地方。但是,笑过之后,这个农民身上折射出来的物的可怜又令人不得不哑然失语,甚至深表同情。川端康成借着这个物道出了许多人的困境与人性的弱点。

  嫉妒与是人性中最普遍的弱点,农民面临的所有难题都无出其右。第一个考虑建厕所的八兵卫的确是商人的头脑,而农民想要在有限的地方分得一杯羹,却不一定是商人敏锐的眼光和独到的智慧所下的行动,相反,他或许只是眼红嫉妒与使然。眼红别人的好运,嫉妒人家轻而易举就赚得钵满盆满。于是他给自己第一个难题——如何超越人家的简易厕所?这个难题的背后便是农民的狭隘。

  他只想着一招制胜,一出手就是置人于死地的。他耗费巨资,用尽心思设计的所谓茶室式厕所,也无非是想要把对手逼到罢了。他想着高大上的厕所必然招徕高贵的游客,简易厕所应是相形见绌,用高贵去反衬低级,用豪华去反衬简陋,用华美去招揽宾客,用金碧辉煌的装饰去让竞争对手自惭形秽,这是农民的思维。骨子里还是一家独大,以强凌弱的本性。说的好听点,是市场经济下优胜劣汰的机制,说得不好听,就是“我是老大我怕谁,有钱整死你”的和。

  只是农民的思维遇到了不受豪华外表所吸引的游客就失效了。于是他又遇到了第二个难题——如何吸引游客招揽客源?这个难题的背后仍旧是农民的狭隘。他的方法不是正大地将自家厕所的优势广而告之,谁也没有意料到他竟会以独自别人厕所一整天的方式去阻断别人家的客源!

  这分明就是人狭小的利己思想!殊不知这样的方式或许一日有效,但又如何保准天天奏效?这种“把人逼至”的利己方式终归不是长久之策,更何况他还付出了自己的一条性命!这利己的背后就是十足的小农意识,是“别人若过的比我好,我就受不了”的狭隘与自私,是“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的与小器,是人性的劣根性。

  所以透过两个厕所,川端康成将人性中的狭隘与偏执了出来。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因生活困窘、市场经济竞争下优胜劣汰而出危机的物的悲剧,相反,我认为被熏死的霸厕男一方面因为弄巧成拙,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令人发笑,其愚蠢又自私的做法的确可恨,另一方面,他身上的那种与生俱来又根深蒂固的人性弱点更是其可怜之处。一个人活得这么局促,这么狭隘,便真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了!

  事实上,川端康成的笔下应是较少这样去剖析人性之恶的,读来似乎都有一点鲁迅杂文的味道了。掩卷沉思,我们的身上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狭隘?今天的市场经济早已鱼龙混杂,被贪念和偏执冲昏了头脑的所谓生意人是不是小说中那个人的?

  常听人抱怨,那些补胎修车厂门前的被地抛了锋利的刀片,有些共享单车的座椅里被莫名地放置了防人骑行的小钉,而书报亭周边的便捷电话卡机也常常被塞满了香口胶,甚至大学图书馆里有人用锁链来占座,街边共用的停车场也不乏霸位的各种奇想妙招……这种种的奇葩又岂止是一个霸厕男那样的农民所能涵盖的呢?所以人性的劣根性真的与种族无关,与地域无关,与肤色无关,更与是不是农民无关。

  那个可恨又可怜的农民最终也无法在厕中成佛,占厕的行为带着如此的动机,又怎能成为胸怀慈悲的?但凡想成为佛便已是欲念加身,若果是贪念,那便只能是了。或许本来无所谓,只不过是被迫出的欲与孽。有人说,痴嗔,人之原罪,若心狭隘,那就只能在成佛的上渐行渐远了。这或许就是一个农民带给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