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三国故事里是如何讲述

2018-12-18 19:31:26 围观 : 57

  有人性,才会有,这是毫无疑问的。人性是向善还是向恶,就好比水是向上还是向下,前者难而后者易。所以,对待人性就好比对待水,宜疏不宜堵,宜顺其自然而不宜扭曲。水性因重力而善下,可以渠疏,可以坝堵,疏堵,则水利无穷;人性因自私而易为恶,可以疏导,可以法律,疏限得当,则其创造力无限。

  东汉末年,汉灵帝宠信宦官张让等十人,称之为“十常侍”,,文恬武嬉,朝政不堪。汉灵帝去世后,何太后的儿子刘辩继承皇位,何太后与其兄大将军何进执掌。何进想彻底清除“十常侍”,但何太后从中作梗。为此,何进下发密诏,诏令各地的军阀带兵进京,何太后以除掉“十常侍”。后来,何进被“十常侍”,西凉刺史董卓奉诏带重兵进驻京城洛阳。此后,董卓朝纲,鱼肉百姓,。

  曹操发檄文,袁绍当盟主,各诸侯会盟洛阳共同进攻董卓,战斗进行得十分顺利。董卓看到初战失利,兵无战心,就采纳了谋士李儒的,准备避开盟军锋芒,将京城从洛阳迁到长安。朝中有大臣提出迁都扰民,董卓对他们大声呵斥道:“吾为天下计,岂惜小民哉!”将劝阻迁都的几个大臣杀头的杀头,免职的免职。董卓不顾洛阳几百万人民的死活,迁都长安。一上,老百姓受尽,很多人。董卓为了一已之私,,。

  曹操平定北方以后,膨胀,先是当上了丞相,尔后又称公称王。到了晚年,曹操更是时刻不忘当周公,为自己的子孙日后改朝换代扫清道。曹操是自私的,他要将没落的东汉彻底埋葬,建立曹魏新王朝。

  曹操率百万之众进犯东吴。是战是和,孙权拿不定主意。倒是鲁肃的一席话,说到了孙权的心坎上。鲁肃对孙权说:“别人都可以投降曹操,而唯独主公您不可以这样做。我们这些文官武官投降了,曹操仍然会让我们镇守一方;而您呢,充其量只不过是加封一个侯爵的虚衔,随从也不过几个人而已,哪里会再让您在东吴称孤道寡呢?”孙权深以为然,经过多次酝酿,慎重权衡,最后终于作出了联合刘备共同抗击曹操的重大决策。在这里,孙权仍然是自私的,为了保住自己一方诸侯的地位,他置百万军士及的于不顾,不惜战端。

  一向以著称的刘备,同样是自私的。儿时戏言想当暂且不论,成年后,他的一个儿子改名刘封,一个儿子起名刘禅,取意封禅,不是想当是想干什么呢?所谓的伸于天下,救黎民于水火之类的言辞,不过是其天下的漂亮口号罢了。刘备,鹊巢鸠占,发兵占领了益州,彻底脱下了的伪装,将一个不仁不义、的刘备一览无遗地展示在面前。

  人的本性是什么?千百年来,始终没有,但典型的是“性善”和“性恶”两说。奉行“性善”的人们说,人的本性是善良的,至于后来有的人变坏,完全是后天教育不当、不好造成的。《三字经》开篇就讲:“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奉行“性恶”的人们说,人的本性是丑恶的,私语,天闻若雷。譬如找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孩子,陌生的人送给他一个苹果,等一会儿再向他讨,小孩子十有是不会还回来的。小孩子天真无邪,是一张白纸,根本分不清“善”与“恶”,尚且会这样做,不正是说明人性是丑恶的吗?“性善”、“性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谁也不能谁。

  人之初,性本私。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不论承认与否,这都是客观事实。人是之灵,但自从有了人类,人类就千方百计自然资源,生态平衡,以最大限度地满足自身的需求。五谷杂粮,飞禽走兽,山珍海味,无一不是人类的盘中餐;拦河筑坝,逢山开,植物,这样的事情天天发生在我们周围。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特别是现代工业文明的兴起,自然界千百万年进化的被付之一炬,数不胜数的被人类了,濒危更是一年比一年多。人类为了更好地下去,又将触角延伸到地球之外的太空。很可能在若干年、若干代之后,太空里的智慧生命会遭受人类的。试想一下,假使真的有“外星人”,而其文明程度又低于人类,人类会他们吗?

  在人类社会中,一事当前,大多数人先替自己打算,只有在充分实现自身利益的前提下,才顾及他人的利益和社会的共同利益。做官的希望时时被提拔重用,种田的希望年年有好收成,办企业的希望日进万金,当医生的希望天天有人生病,卖花圈的希望天天??人性趋利,概莫能外。至公是,公而忘私是,公私兼顾是,损公肥私是。天底下到底还是多,人们主观上都在为自己谋,而客观上却服务于社会,于他人。

  自私不见得是丑恶的,至公也不见得是善良的,两者不可以简单地划等号。做官的一门心思想高升,他埋头苦干,政绩突出,老百姓拥戴,上级组织首肯,最后被提拔了、重用了,这种谋求的心态何罪之有呢?种田的一门心思想发财,他披星戴月,辛勤劳作,生产出了大量的农副产品,终于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这种发财的难道不值得提倡吗?“”期间,全国一大批涉世未深的青年学生,积极投身到轰轰烈烈的运动中去。

  他们破“四旧”,大肆文物,文化;他们“”,老干部,知识;他们大闹派性,武装械斗,制造血案,有的致命,有的自己。这些青年学生,丝毫没有自己的,他们这样做,主观上是为了防止中国出现“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客观上却给国家乃至自身造成了空前的灾难。很显然,他们这样的“大公”是丑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