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的落败 仅仅是人性的落败

2019-01-14 11:54:37 围观 : 186

  谈到共享经济,大家的普遍概念来源于在城市中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其实共享单车并不是两年才有的新鲜事物,早在2007年,共享单车就由主导,在我国的各个城市进行普及,那个时候多为有桩单车,主要分布在城市居民小区、商业圈、公交站旁。直到2014年-2017年,以摩拜、ofo为首的互联网无桩共享单车大面积投放市场后,共享单车才得以在一、二、三线城市进行普及,并结合共享经济推广,进而引发了共享经济热潮。

  如今共享经济的热潮已经逐渐消退,诸多共享场景在为人提供各种便利的同时,也引发了很多社会性问题。共享单车、充电宝损毁严重,变共享为私有,滴滴顺风车性侵案……等一系列事件,不断撕开人性的阴暗面,从共享经济兴起,到如今热潮消退,仿佛上演着一出关于人性戏码。

  共享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便宜,满足了人的“贪”。开始是贪小便宜,再后来发现,原来共享“没人管”,于是有了“私”,而后生“邪”,最后成“恶”。然后呈现出共享经济落败的“观影感受”。实际上,这部戏的导演是人,演员是人,观众还是人,甚至很大程度上他们是同一群人。

  于是很多人开始问:“共享经济真的被人性丑陋打败了?”,本篇文章我们就聊一聊人性下的共享经济。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们先说一说什么是共享经济。如果从共享单车直接进入到共享经济的话,就显得太过草率了。因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是指:依托网络媒介,将闲散资源的使用权暂时转移的新经济模式,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付出和收益,实现共同获利。

  简单说,就是一种以闲散资源为基础的短租赁模式。从这个概念出发,我们不难看出共享单车并不属于社会闲散资源,其背后是有的生产、运营、团队。不过我们仍然可以将其视为规模化制造社会闲散资源,来参与到我们对共享经济的讨论。像紧随共享单车出现的共享汽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都属于同一性质。

  大家熟知的共享经济除了共享单车,还有一个就是滴滴顺风车,滴滴顺风车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模式,形成私家车车主和顺乘客的双方受益,并较为充分地利用了闲散资源。

  共享单车自大规模普及以来,确实为出行带来了很多的便利,社会大多给予积极正面的评价。随着入局共享单车的企业越来越多,共享单车的体量实现了快速增长,这种现象在一二线年,十余家共享单车平台蜂拥而至。同年,十余家共享单车平台相继消失。

  大家都看过网上废弃共享单车的图片,说是“车山车海”也不为过。据统计,正常损耗的单车只占废弃单车的20%,剩余80%皆属于人为损毁。新闻上爆出的上私锁、喷漆改色、恶意损毁事件数不胜数,人性的丑陋在共享经济面前无遗。

  笔者在这里并不会为人性多做,更不会站在制高点对那些丑陋行为进行,因为人性本就如此。笔者曾扪心自问,使用共享单车时,是否像对待自己单车那么珍惜。很可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还去别人,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的惺惺作态而已。针对共享单车现象,很多“社会学者”开始笃定指出:共享经济的落败,是人性的落败!我们暂不对这个观点做出评价,先看看滴滴顺风车事件中,的人性问题。

  如果说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的商业试水,那么滴滴顺风车则是共享经济的发展方向。然而这个方向,却让人十分沉重,甚至头皮发麻。除去滴滴顺风车的运营策略来说,笔者认为滴滴顺风车等相似的顺风车及拼车服务,是共享经济该有的样子。但是,截止2018年8月26日滴滴顺风车暂停服务,仅仅运营三年多的滴滴顺风车,总计发生性侵案件共15起,涉及案件年龄最小的仅十岁。引起广泛关注的“乐清女孩被害”事件,最终结束了滴滴共享经济的时代。

  滴滴顺风车涉及的人命和重事案件,直接引发人们对共享经济的恐惧。当人们顺风车司机的时候,下的人性鲜艳又赤裸,甚至让人们忘记那些恶意顺风车司机的乘客和在中看戏的旁观者。

  或许目前我们无法在共享单车和滴滴顺风车事件中,抹去人性的丑陋。但是如果把共享经济眼前“衰落”归罪于人性,显然是经济思维不成熟的表现。人性的丑陋和伟大是真实客观的存在,衡量着人性,人性也在衡量着。如果把共享经济看性的缩影,那么其视线必然是狭隘和扭曲的。共享经济既然是一种经济模式,应该从经济角度去看待,而不是将其拘束在社会现象中。那些一味地用人性的本质共享经济的“社会学者”和用共享经济的不足人性“经济学家”,只是在用哗众取宠的姿态迎合大众心理而已,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言论而推进共享经济更好地服务于社会,也没启迪心灵、提升人类的文明的进程。所以作为一种经济模式的共享经济,人性并不是决定其成败的主要因素,更不是唯一因素。

  共享经济是一种基于互联网时代的新经济模式,从商业角度来说,是站得住脚的。共享单车经历商业模式的探索到政策规范后,荣登巨头的摩拜和ofo以及后来居上的哈罗单车,已经了这种商业模式的可行性。虽然滴滴顺风车被关停,但与其相似的顺风车和拼车服务仍然活跃在市场中。所以那些关于共享经济落败、共享经济的言论并不符实。

  从大的方面说,共享经济是建立在信息化和全球化两大背景下的新经济。共享经济的核心立足点是效率和密度,效率产生社会价值,密度决定其成本。共享单车不断增加投放量,一方面人们可以随时随地使用,提升效率和体验。另一方面通过增加产量,摊薄商业制造成本。类比到顺风车不断扩招车主,也是相同的道理。

  既然商业模式上没有问题,人性也不是决定共享经济的至关条件,那么如今看似败落的共享经济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共享单车和滴滴顺风车只是共享经济的代表,但不是共享经济的全部,如果把他们的败落追责于共享经济,显然是不公平的。不过从他们的实践中,让我们反哺到对共享经济的完善,常有必要的。

  通过对大量共享经济应用分析来看,目前的共享场景中,“自律”常匮乏的。共享经济本质上是C TO C的商业模式(所以共享单车并非真正意义的共享经济),在现有条件下,我们借助第三方平台,实现共享。自律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很大程度上矫正任意环节出现的偏差,保障资源所有方、消费方(即租赁方)、第三方平台三者的权益。这里所说的自律并非单纯的约束,而是针对三方受众,有一个完善的规则。就像向社会为了保障制度和稳定,需要制定法律一样,用规则导向自律在共享经济中非常重要。而现有共享经济中,并没有相对完善的自律规则,从而导致了人们普遍看到“共享经济乱象丛生”的现象。

  再次用滴滴顺风车来举例,顺风车司机、滴滴平台和乘客这三者均需要相应的规范和制度来保障自身的利益。滴滴顺风车在运营期间虽然制定了一些规范和制度,但对于生性桀骜的共享经济而言,并没有起到长治久安的效果。根据部分顺风车司机的入驻情况来看,滴滴平台对司机的筛选是不够细致的,一般情况下申请加入滴滴顺风车常简单的事情。并且到后来出现了专职的顺风车司机,这和共享经济本身就是相。这种情况愈演愈烈,直接拖垮了顺风车司机群体的整体质量。所以作为资源提供方需要自律。

  对于乘客而言,没有一个正确的导向。从过往的一些新闻可以看到,一些乘客真的是把顺风车司机当成了司机。人们习惯了“顾客是”消费体验,并自然而然地带入到了共享经济中。我们先不把它归罪于文明素养,因为文明程度并不是我喊一声“提高”,就真的提高的。但从共享经济的概念来说,乘客只算是暂时拥有使用权。“比如说,你的电脑坏了,你向别人借电脑用,好说歹说别人愿意以十块钱的价格借你用一天,如果在使用期间电脑有任何损坏,你需要全款赔付。想必你在使用的时候,会无比在意,生怕磕着碰着。”那么试问,您在乘坐顺风车的时候,有把车弄脏或者损坏就赔给别人一辆车的吗?当然,的例子稍显极端,并且这种共享观念的缺失也不是乘客单方面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乘客和平台长时间矫正和引导的事情,很可惜,没有看见滴滴平台有任何关于“共享观念”引导的措施。最终导致共享经济无法脱离传统消费观念,无法形成全民性的共享意识。所以作为消费方同样需要自律。

  平台方的运营方向也是共享经济的能否良性循环的重要环节。前面没有展开说滴滴顺风车的运营策略,当笔者深入了解后发现,滴滴顺风车在运营策略上有严重的恶性引导。

  从以上的宣传海报上我们可以看出,滴滴一直在有意引导车主和乘客向做朋友、找伴侣、约会的层面迈进。如果没有性侵案件,我们并不觉得这种温情浪漫的宣传有什么问题,甚至觉得这种调性给网约车赋予更多的人情味。但正是这些“人情味”,奠定了一件件让人疾首案件发生的隐性祸根。不过必须声明的是,滴滴顺风车的引导性宣传,并不能成为人性丑类的借口。但是作为平台方,这种运营策略的决策在现在看来确实不够深思熟虑。归于共享经济利用闲散资源的本质来看,它应该是一种的物品租赁交易,和人情无关。在顺风车的定性上,滴滴并没有全然贯彻共享经济的立场,而是用吸引眼球的方式扩大用户体量。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共享平台的自律,同样决定着共享经济的成败。所以作为第三方共享平台,更需要有完善的自律规则,并且做到统筹三方,形成良好的自律共识。

  笔者从顺风车司机、滴滴平台到乘客的自律上,阐述了规则在共享经济中的重要性。而做到基本的规则性自律,仅仅是共享经济创造价值的第一个门槛,未来的共享经济除了建立规则,还需要共享观念引导、政策约束和场景突破。

  前面我们有谈到现在共享观念缺失问题,首先摆明的立场,共享观念缺失并不能归罪于某一方。它是共享经济自身必须面对的问题,需要在长时间的实践和贯彻中进行普及。一个有优秀的经济模式,并不会用户拥有何种观念。把共享观念单独提出来,仅仅是因为在以上所述案例中,对应的共享模式并没有相应观念的传达,并成为了其落败的一个因素。那么什么是共享观念呢?其实到目前为止,它仍然是一个没有的问题。笔者在写这篇文章之前,对共享经济做了大量的资料查询,从笔者角度出发,共享观念应该是一个全民性的共识观念,人人接受且人人。可以简单的具象陈述为:对于共享资源,消费者仅拥有暂时使用权,并在共享结束后,其完好性、便利性以及安全性,在下一次被共享时,获得没有折损的共享体验。

  如果说共识观念是共享经济未来长期深耕的目标,那么政策约束和场景突破则决定了共享经济会不会有未来!

  从共享单车和滴滴顺风车中,我们都或多或少看见了政策的干预的迹象。2017年8月中旬,上海市交通委向各共享自行车企业下达通知,暂停新增投放车辆,并要求各企业加强对违规停放车辆的清理。滴滴顺风车在下线前,不断被各地运输管理局约谈整改。政策的干预可以直接有效的促使共享平台的形成规范,保障共享前、共享时及共享后的社会治安和人身财产安全。但是从共享单车和顺风车的事件中,我们也看见了政策的滞后性和弱干预性,没有让我们获得规范、安全的共享体验。所以在当下共享经济的发展中,需要政策的更加具备前瞻性和强干预性。

  目前大多数的共享经济是生搬硬套了共享模式,在应用场景上存在先天的弊端。像共享单车这样需要靠庞大的市场占有量才能获得盈利的共享模式,非常依赖资金,资金链一旦出现断裂,直接就可能导致一个企业的。从这一点来说,应用场景是共享经济的灵魂,是商业体系保持盈利的根本。如果想要运用共享经济产生巨大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那么场景突破就是身处共享领域的企业,需要下功夫研究的课题。

  在很多人看来,共享经济从热潮到落败,不过两三年的时间,也有一些人对共享经济逐渐失去了信心。但共享经济并没有真正落败,从新经济的角度展望共享经济的未来,我们看见的一个可以为人类带来巨大便捷、为社会带来巨大价值的经济模式。相信很多人感受过在共享单车被投放时,找车的困难。也感慨过滴滴顺风车被下架后,很难找到价格实惠的顺车。是的,共享经济给我带来的便利和实惠不需要过多阐述。多给共享经济一点时间,我们期待在未来,共享经济会更加规范、人们的共享观念会更加强烈、可被共享的场景会更加丰富。相信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看见的不仅是共享经济的胜利,也是人性的胜利!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