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的斯坦福实验:当学生被有人崩溃有人人性

2019-01-24 15:30:41 围观 : 54

  原标题:震撼的斯坦福实验:当学生被,有人崩溃,有人人性扭曲...

  人们总是习惯将这个世界划分出黑白,但之间并非楚河汉界,黑白之间也并非泾渭分明,从善到恶、从白到黑的,关键在于情景的力量。

  沉溺于被赋予的,也会出内心的;在情景系统的推动下,也终从天堂坠落,的。

  菲利普·津巴多教授在心理学界可以说是大神级别的人物,曾任美国心理学会的会长。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津巴多教授就已经声名鹊起,这缘起于他早年在斯坦福大学开设的一门实验。

  这项实验直接导致了部分学生出现心灵扭曲的现象,最终不得不提前终止。然而该实验得出的结论被广泛运用,且令。

  斯坦福实验是1971年在斯坦福大学进行的,当时津巴多正在斯坦福大学任教。

  他将大学心理系大楼地下室的一些房间和走廊成一所“”,把实验室改成了,并且把每间门都改为竖栏式结构,配有单独的号码。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实验征募了24名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作为专门测试的受试者,这批学生事先已经通过测试,证明了他们是“心理健康、没有疾病的正”。

  再通过抽签的方式被随机分为两组,其中9名学生担任中的“囚犯”,另外9名学生则以三人一组轮班担任“”的角色,余下6名则作为实验候补。对他们进行为期2周的实验观察。

  实验前,所有自愿参加实验的学生们都被告知,在实验过程中,他们所拥有的部分可能被。

  为了线名在未被告知的情况下,由真正的到住处。一长鸣,“囚犯”们经过一系列的,带手铐,戴上牛皮纸头套,最后在周边邻里一脸懵逼的困惑目光下,被带入。

  此时,担任“”角色的学生已经换上一身,佩戴警棒和黑色墨镜,在囚犯进牢时,按照的正式程序对进行的。在这一刻,他们开始拥有一切真实所拥有的。

  一直到这里,大家都认为这只是一场枯燥无趣的扮演游戏,一场为期2周的cosplay party。

  于是,这群具有的学生囚犯开始尝试挑战权威,他们主动撕掉缝制在衣服身上的编号,把自己锁在内不理会的命令,并取笑。

  这下,扮演“”的学生们陷入困境,他们不知所措,无法处理秩序混乱的“生活”。直到他们接到了来自“长”津巴多的通知:你们要自行解决问题。

  于是们开始采取措施对囚犯进行各方面“”,自发对囚犯们展开和心理上的和。

  在实验开始的第一天晚上,们半夜吹起床哨,让囚犯起来排队,惩罚他们做俯卧撑,为了增加惩罚力度有时候还骑在囚犯身上。

  此时,面对尚可的惩罚,囚犯们开始,他们尝试把小隔断打通,用床堵住门不让进来。

  这一系列的行为令换班的十分生气,认为之前的惩罚措施过于,于是,他们用灭火器喷射囚犯,扒掉囚犯衣服,揪出带头捣乱的囚犯关,并其他囚犯。

  们意识到,3人一组无法妥善管理9个囚犯,于是,他们采用了心理上的分化策略:他们找了活动中3个最轻微的人,单独把他们放到一个隔间里,提供给他们更好的和伙食,半天后放回,再将三个带头捣乱的人放到隔间,加以,以此让囚犯们开始互相质疑,认为才能得到好处。

  到了生活的第3天,尝试失败的囚犯们,开始消极。而与此同时,们对囚犯的惩罚开始。

  他们让囚犯用房间里的铁桶大小便,并且不准清理,让各处气味在囚房里;取消囚犯的进餐、囚犯用手清洗马桶、囚犯的睡眠、甚至半夜把囚犯拉出来清点人数和进行各种性的活动。

  其实就在实验进行到36个小时的时候,一名囚犯就因受到极度压力而出现哭泣、等各种各样的歇斯底里症状。

  要知道,这时候实验仅仅进行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一个“正常的、心理健康”的已经被一群“正常的、心理健康的”得濒临崩溃。

  8612(图中学生扮演的囚犯代号)因为在第一天领导了囚犯对的对抗,由此引发了们持续不断地。

  当天晚上,实验负责人轮值夜班时就发现,8612的已经崩溃,且这样的状态是实验开始之前所没有预想到的。

  但当8612向津巴多当面提出“退出”要求的时候,津巴多教授此时也已经完全进入了长的角色,他首先考虑的已经不是一个学生的状态,而是如果有人退出,实验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于是津巴多像所有的电影中的长会做得一样,向8612承诺不再他,并提出:让8612回到做他的眼线,向他提供中的信息,如果同意,津巴多就会迟一点的时候“”8612。

  8612答应了津巴多,重新回到实验当中。这对其他囚犯来说无疑是个,他们开始意识到,他们根本无法退出,还要继续遭受。

  当时的津巴多认为:8612是心理上过于软弱,无法承受哪怕是一丁点的压力!而忽略了这惨无的一切对这群孩子的身心健康造成了多大的。

  作为实验设计者、心理学家的津巴多,本应客观地评价8612的状态,但却渐渐融入角色,并被长的角色所控制,无法分析。

  最后,是实验负责人之一Craig Haney同意了8612退出实验。于是,他们在后备名单中重新挑选了一位学生,让他在当天下午加入实验,填补8612的空缺。

  此时,与囚犯之间的敌对还在继续。们想方设法囚犯,囚犯们开始由最开始的变得,。

  在试验开始的时候,“和囚犯之间没有任何的差异性;而在试验持续了一周以后,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相似性了。”

  所有人都于角色之中,悄然,它着这群曾经“健康的、心理正常”的,因为不同的角色设定变得不堪,享受的人越加于规训与惩罚带来的快感;被的一方开始沉默,变得不仁。

  事后,津巴多教授评价道:“这项体验,让人将一生所学,尽管短暂,但确实弃之如敝屐;人性价值被摒弃,认知受到挑战,人性中最丑陋、最底层、最病态的一面浮出水面。”

  此时,“囚犯”和“”完全适应了自己的角色设定。在这个设定下,把握住根本不存在的优势地位,其中一部分竟显示出“真正的”倾向;而囚犯们则以条件反射式的反应接受们的各种要求。

  代替8612进入试验,代号为416的候补学生本该来说是最为正常的,但他却换来了最为彻底的孤立。

  他一开始以进行,在经历了黑房幽禁、狱友在下对他进行羞辱的经历后,他的成为了异类,某种意义上,他的对抗让和囚犯们站到了一起。

  实验进行到最后,这已经彻底成为一件流血事件。所有涉足其中的人都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掌控,他们想过施压,想过,想过,想过控制,唯一没有想过的就是:中止实验。

  这种病态的控制一直持续到第六天,直到一个年轻女士的到访,才把津巴多从长的角色中“”了出来。

  Christina Maslach,津巴多教授的女友,她被邀请到地下室来参观实验。当她目睹了们极尽可能地羞辱和的种种后,她说自己没办法再看下去了。

  她跑出实验室,并津巴多教授说:“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和,他们只是一群男孩,而现在正在遭受的待遇。而你对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一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典狱长,不再是一个实验者。”

  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幡然,已经在这方古老的学术土地上,遍地开花。

  对人的影响,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得多。实验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地对囚犯们进行,也有一个狱得这样做不妥,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虐打的行为,但在群体的浪潮之下,他也从头到尾都没有吭声。

  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一开始也有好几个囚犯也具有,但是反复的之下,更多的人开始选择沉默接受。就那样悄无声息的改变我们每个人,而我们身处其中,毫不自知。

  也许虐囚、离我们的生活十分遥远,但当我们把目光转向我们的生活,校园中的“校园”,其实也是和群体对个人的一种改变。

  在校园下,很容易形成各种各样的群体,就像电影《浪潮》中,群体中的每个人都受到了名为“集体”的暗示,不知不觉之中跟随大流的脚步。而当这份集体力量传递出一种负面情绪时,其产生的负面影响更是不可估量的。

  也许在每个人的记忆中,校园生活里总有这样一、两个同学,他们形影单只,独来独往,说不上为什么,只是大家都不主动找他/她玩,于是我也这样做了。

  这是一种的集体暗示,虽然我们没有主动,但默许的行为成为了校园的。

  校园的本质是空气,不仅仅存在与加害人,还存在于学生,教室,学校的氛围里。

  一般情况下,典型者行为的背后,都有很大一部分人扮演了被动者的角色,看见者的行为,协助及者;有些则藉此自己,免受;而另一部分人选择用来淡化行为的影响。

  在校园当中,一旦发生事件,就会产生一种的氛围。当所有人在一个人的时候,多数派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造成不得不察言观色,的集体氛围,而这助长了校园的气焰。

  再往小一点看,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样,如果你身边的同学每天无所事事,读书一分钟,休息两小时,那么处于这种之下的你也很难独善其身。

  因为周边暗示你,别人都没有进步,为什么自己要这么拼?于是,你开始向集体,自己,有逃课、抄袭、挂科经历的才叫大学,那才是“正常的大学”。

  要知道,在时代激荡的中,思辨,不受,不盲目从众的态度更显的弥足珍贵。当其他人振臂、一呼百应的时候,更要记得,真理并不永远掌握在哪一方手中。

  面对集体,我们更要学会判断,抉择。只有一前进,一,我们对于的转变才能有一个更为清晰的认知。

  津巴多教授说:“尽管我们拥有着某种特定的遗传或内在的行为倾向,但强大的会战胜这些内在倾向,并导致我们做出一些十分反常、甚至难以理解的行为。”

  精英说是全球精英、留学生的聚集地。每日发布前沿资讯,这里有留学新知、精英故事及美国街头访问,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说(ID: elites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