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访张三丰、暗查朱允炆 明代六朝元老传奇一生

张三丰是光大武当山道教的一代奇人,开创了武当拳,被后世竞相传颂英名。朱棣为找到这位活神仙,动用大臣胡濙寻找、并通过在武当山修建遇真宫等手段和途径,结下帝王与道士互动的佳话。

一、胡濙简介

胡濙(音莹)(1375—1463年),字源洁,江苏武进人。生而发白,弥月乃黑。建文二年举进士,授兵科给事中。永乐元年迁户科都给事中。明仁宗朱高炽即位,召为行在礼部侍郎。明宣宗朱瞻基即位,仍迁礼部左侍郎。明景帝朱祁钰即位,进太子太傅。明英宗朱祁镇复位,力疾入朝,遂求去。胡濙从建文皇帝朱允炆时走上仕途,经过“靖难之役”朱棣与侄儿朱允炆的厮杀后,朱棣登基成为永乐皇帝,胡濙成为户部的监察科长。朱棣死后,他的儿子朱高炽登基,胡濙升为户部副长官。以后,在皇帝陆续撒手人间,“龙驭上宾”后,他一直做到太子太傅。

明朝胡濙、张三丰与武当山

影视作品中的胡濙形象(资料图)

胡濙节俭宽和,喜怒不形于色,历事六帝,垂六十年,每当朝廷有大事,都请他预定政策,明代人称赞他说:“胡公以硕德立朝,忠勤笃棐,夙夜匪懈。历事六主,并受宠遇。画接藩庶,冠绝百僚”。可谓一代名臣。

就是这样一位历仕六代皇帝的政治家,他与张三丰、武当山有着不解之缘。为道长、武当山留下了佳篇力作。先后有文字记载,他五上武当山,并且在现在金顶下面的清微妙化岩住过一段时间,写出《卫生易简方》献给明成祖朱棣。

二、朱棣与张三丰

胡濙于明朝永乐年间曾四次登临武当山,明仁宗洪熙元年登临一次。在武当山,他发现了对永乐皇帝朱棣特别有利的民间舆论,为此他曾多次向永乐帝汇报武当山的各种情况。他奉朱棣之命查访武当山仙人张三丰和人心向背,暗地查建文皇帝朱允炆的下落。

明朝胡濙、张三丰与武当山

永乐皇帝朱棣(资料图)

“惠帝朱允炆之崩于火,或言遁去,诸旧臣多从者,帝疑之。五年遣濙颁御制诸书,并访仙人张邋遢,遍行天下州郡乡邑”,重点是武当山。隐察建文帝安在。雄才大略、杀人如麻的永乐皇帝朱棣给活神仙写了言辞谦卑的亲笔信,兹录如下:

皇帝敬奉书真仙张三丰先生足下:朕久仰真仙,渴思亲承仪范,尝遣使致香奉书,遍诣名山虔请。真仙道德崇高,超乎万有,体合自然,神妙莫测。朕才质疏庸,德行菲薄,而至诚愿见之心,夙夜不忘。敬再遣使,谨致香奉书虔请,拱俟云车凤驾惠然降临,以副朕拳拳仰慕之怀。敬奉书。永乐十年二月初十日

我们从这封信可以大致读出一下信息:一是朱棣对张三丰确实有崇拜之情,并不完全是政治家的矫情;二是朱棣对真仙张三丰“道德崇高,超乎万有,体合自然,神妙莫测”的评价,说明朱棣本人对道教,神仙术有着深刻的体验、认可,否则他说不出这么飘渺空灵的话语;三是朱棣十分想见到张三丰本人并当面请教治国理政和养生延年的真知灼见。四、朱棣的身段很柔软,他说自己才质疏庸,德行菲薄。读者诸君在哪里看过朱棣这样谦卑的言辞,在别处有的只是居高临下和命令的字样和语气。

三、胡濙五登武当山

谈迁《国榷》等书认为胡濙永乐间出巡,“名访张三丰,实暗察建文在否也”。

就胡濙巡行天下之使命看,也不能认为成祖派他访寻张三丰只是借口,因为当时派出去寻找张三丰的人还有很多,而且带着成祖致张三丰的亲笔信——《御制书》,该信最能表示明成祖朱棣谒见及仰慕张三丰之心。因此,笔者认为胡濙巡行天下手主要使命一是为了寻找成祖景仰的武当高道张三丰,二是为了了解普察民间百姓对燕王“靖难继统”的看法,即“人心向背”。这二个使命表面上没有关系,实际上联系紧密,其联系点就在武当山。

张三丰信奉玄帝并预言“武当山异日当大兴”,成祖大修武当宫观,崇奉玄帝以实现张三丰的预言。这些都是为了宣扬玄帝阴佑“靖难”,燕王继统乃“君权神授”的舆论,以此来维系民心。胡濙永乐年间曾四登武当山(明仁宗洪熙元年又登一次),在这里他发现了对永乐皇帝特别有利的民间舆论,为此他曾多次向永乐帝汇报武当山的各种事情。

武当山(资料图)

武当山(资料图)

一是永乐五年(1407年)胡濙奉命颁御制诸书及访寻仙人张邋遢。陕西宝鸡金台观有《张三丰遗迹碑》,立于天顺六年(1462年)九月,碑云:“永乐初太宗文皇帝入正大统,遣礼科给事中胡濙斋香书,遍历天下名山访求之。……公遂荐吾(张朝用)同往寻之,至武当均州久之弗遇”。永乐十四年,胡濙方还朝,在外约十年之久,其中在武当山的时间当不会短。

二是永乐十七年,胡濙再次受命出巡江、浙、湘、襄诸府,在外历四年。《大岳太和山志》载:“永乐二十年,钦差礼部左侍郎胡濙因道过于此,公余见清微新宫落成,境界非凡,幽雅殊胜,故将平昔所集医书,类取成帙,名曰《卫生易简方》,上表进奏给朱棣。其遗稿本镂板山中”。

二十一年自均襄还朝,当时明成祖朱棣亲征北元残余,驻营在宣府沙城,胡濙驰骑到成祖营帐汇报。《国榷》载:八月甲子(十六日)“礼部左侍郎胡濙进《太岳太和山瑞光图》,适圣寿节,又山产灵芝、榔梅,礼部欲贺,不许”。《山志》载:“钦差礼部左侍郎胡濙永乐二十一年八月十九日晚,沙城驻跸所口奏:‘敕建太岳太和山宫观大小三十三处,殿堂房宇一千八百余间……。’奉圣旨:‘朝廷创建这宫观与天下苍生祈福,若有损坏时,许那各处好善肯作福的人都来修理。不要拘定着他一处修。’”同年九月二十四日,胡濙在文华门向皇太子奏报武当山五龙宫道士李素希羽化之事,太子称李素希是“修行得道的好人”,让胡濙再到武当山将“父皇比先赐他的敕书”刊石立碑,此碑现还立在五龙宫。

三是永乐二十二年甲辰(1424年)正旦,胡濙与户部主事王公同登大顶,恭拜祖师,告天为皇帝祝寿;正月初五从金顶返回玉虚宫,见该宫提点任自垣居于圜堵,闭关内炼,“使人欣羡不胜,及闻迩者掩朽骨三百六十八具,复为炼度,阴功厚德,孰有加焉?”

胡濙作诗相赠,其一曰:“圣朝文物盛虞唐,制作规模事事强。兴建太和稀世绩,功垂万古永难忘”。其二曰:“钏吕超凡显汉唐,后贤追躅奋坚强坎离交媾真消息,一得原来永不忘。”并乘兴撰写《歇蟾宇圜中》(一十六首),表示对道功的羡慕并描述内丹修炼之消息,如其六云:“人身小天地,血脉贯通滋。地得归根窍,须臾一复时。”其七云:“酝酿醍醐倐,黄芽日渐滋,这般清意味,不比等闲时”。其八云:“坎作阳初复,离宫汲水滋。虎龙交汇处,片饷结丹时”。这表明胡濙本人对道教内丹学也颇有研究。

四是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初七日,明成祖命礼部尚书金纯、左侍郎胡濙与龙虎山正一嗣教真人张宇清到武当山建金箓大醮,庆贺武当山宫观告成。胡濙“谨同钦差到山建醮隆平侯臣张信、礼部尚书臣金纯、工部右待郎臣郭琎委令均州守御千户所正千户臣朱彝斫取贞石一方,以正一嗣教真人臣张宇清箓额,玄天玉虚宫提点臣任自垣书丹”,为五龙宫羽化高士李素希立《榔梅碑》。碑阴之文乃胡濙所撰。

五是洪熙元年二月,明仁宗遣胡濙到武当山天柱峰致祭北极真武之神。御制祝文有碑,碑阴有四月二十八日胡濙题识,内称登山致祭之日“忽有鹤一十五只盘旋于金殿之上,良久始去,五色祥光,照耀山谷”。

由上可见,胡濙为寻找张三丰,查民心向背、代天子致祭武当山玄帝等原由,先后共五次上武当山。

对本文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处理。:猎料网 » 明访张三丰、暗查朱允炆 明代六朝元老传奇一生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