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枪女炮 出轨的女人

    有真相 猎料 0个评论

    男枪女炮 出轨的女人

    / 01 /

    水柚被一条短信扰的寝食难安。

    陌生号码:明天晚上九点带十万封口费到假山公园,我会联系你取,否则就将你干的好事告诉大秋。

    水柚:我干什么好事了?

    陌生号码:呵呵。

    水柚:你到底是谁啊?

    等了十分钟,陌生号码不回复。水柚仓惶不已,大秋是她老公,夫妻俩在协议离婚的节骨眼上。大秋一直以为她正派、贤惠,饱受冷落仍坚忍不淫,所以嫖娼被抓后理亏、愧疚、无地自容,经反复谈判,答应分她一半财产,数目惊人,就差签字了。水柚不爱大秋,装作痛不欲生、生无可恋,闻者伤心、见者流泪,万一……她不敢想。

    水柚瘫坐沙发上,前尘旧梦,远近的苟且一齐涌上心头。结婚五年,不见光婚外情一段,开房开到作呕,睡腻了分手,之后喝多有露水媾和几次、旅行炮一次。“好事”指哪出?水柚左思右想,哪出都不可能。

    / 02 /

    旅行炮在丽江打的,她陪一个做二奶的闺蜜散心,晚上两个人去酒馆,精心打扮出“送炮”的气质,男人如苍蝇,时不时飞来探个腥,闺蜜大概是积郁太久,几乎没怎么挑,跟一个发际线颇高的小白脸走了,水柚真看不上,闺蜜比她漂亮,人去苍蝇少。坐了半小时,来一男的,目测四十多,谦谦君子,翩翩风度。眼神一对上,水柚就知道要出事,她就招老男人,以前她妈开玩笑,说她天生老牛车,水柚妈口无遮拦,弄堂一霸, 贱货长婊子短,素质差到一个朋友没有。水柚嫁得好,她妈三天两头来替她哥借钱。水柚叹气,你们的好日子还不是靠卖我这辆破车换。她妈不领情,眉一挑说:也不看看车谁产的!

    当晚,在一个山庄类酒店,君子床上床下一样温吞,一寸寸把她化掉,她说:别的男人像狼,享受吞噬,你像昆虫。他说这倒是新鲜比喻,昆虫什么样?水柚说它们习惯先吐汁把食物融化,再一口口吸掉。君子说,那我现在就吸光你。两个人淫声艳语,折腾到天亮。分开时,水柚问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君子说我快移民了,这辈子大概不会再来丽江。水柚说不影响我们联系呀。君子摇摇头,你在我的世界里属于丽江,长缘短缘都是缘,人哪,还是随缘的好。水柚被他说的又难堪又烦躁,心想还不就是装逼,真是君子你操我一夜?脱了裤子是禽兽,穿上裤子变教授。

    这段连闺蜜都不知道,水柚回酒店早,闺蜜午饭后才回,问及艳遇,水柚守口如瓶,说我可没你招人,你一走,男的根本不过来!闺蜜很受用。水柚属于心机很重的女人,她偷看过大秋手机,有一阵儿闺蜜老撩他,水柚装不知道,大秋挑,而且分得开,老婆是老婆,鸡是鸡,艳遇是艳遇,而闺蜜只能是他合作伙伴的二奶。闺蜜以为自己聪明,水柚傻,动不动就说咱俩可是一辈子的好姐妹,水柚嘴上说必须的,心里说贱货我连亲妈都不信,信你?

    所以闺蜜不防她,她防闺蜜,短信不可能是闺蜜发的,好事也不可能指君子这出。

    / 03 /

    想到那几次露水媾和,水柚肠子悔青了,那是真不该。几次是跟同一个人,水柚的远房老表。

    老表求水柚妈在城里找工作,水柚正好请司机,大秋心想,表哥多放心呐,一口答应,他不知道这个表哥八竿子之外,血缘稀释成水了。

    老表人厚道,话不多,给她开了两年车,任劳任怨,随叫随到。有天晚上水柚情伤,烂醉如泥,就在车上办了老表……事后据描述,水柚几乎是霸王硬上弓,老表回忆整件事时勾着脑袋,一脸被奸污的恐慌和无奈,水柚信,他不爱说谎,而且虽然断片,模模糊糊瞬间爽翻的快感她记得,一想就触电,怎么说呢?很特别。

    这种事儿有闸,没干时想都不敢想,真干了反正想什么都晚了。老表其实长挺帅,就是没文化,但是文化在床上管什么用?水柚想通了,不需要他有文化。于是水柚清醒着勾搭老表,递多少眼神都没用,榆木疙瘩一块。水柚故意坐前座,把戒指扔他脚下,低头去够,头都碰到他档了,反应强烈,可是老表咬牙坚持,神情三贞九烈。水柚只能假装把自己喝多,她一多老表秒变兽,可劲儿摆弄她,话糙得没法听,水柚没听过,很刺激,边受用边想,人真可怕。她都有点怀疑他第一次说的真实性了,可追究那干嘛呢,她需要这样。

    大部分时候是在车里,她一多,老表就把车开进这个城市每个幽暗的角落,连路灯都没有,老表酷爱黑暗,水柚想,他还是要脸的,白天见她,俯首帖耳,正眼不敢看她。

    他们俩的苟且属于黑暗。后来水柚嫌车里憋闷,推搡他要去酒店,老表说不行!水柚酒气熏天对着他耳朵说:不在车里,我腿快断了,我们……去大好天地……大干一场。最后一句刺激了老表,他二话不说把车开到了郊区葡萄园,庄园是大秋的,夜里就一个门卫,老表说太太想吃葡萄,两人开到庄园深处,葡萄架下酣战,偶有葡萄落在老表背上,他呻吟、战栗……漫天星辰,天空黑的没有边际,水柚感觉自己正被什么东西吞没,她想起小时候去乡下玩儿,老表带他漫山遍野的采映山红,把鞭炮塞进牛屁眼逗她乐,她捏死了鸡仔他顶罪被揍得皮开肉绽……水柚哭了,老表帮她抹眼泪,他没文化,但他好像懂她为什么哭,他不问为什么,沉默着做该做的事,他们弄完三次,水柚停止了哭泣,她知道该结束了。

    没费什么工夫,水柚露出清醒面目,说:哥,我没有一次喝多,老表很惊慌,把头埋进裤裆。水柚说:我们以后别见面了,对你不好,对我更不好。老表鸡啄米般点头,第二天就辞了工。水柚私房钱里取五万给他,老表推了半天。水柚说,拿着吧,别让我妈知道就行。老表在俩人苟且后,第一次正眼看她,热忱而动情。他说:妹子,我不要你钱,男人不卖身。

    后来水柚听她妈说老表一回乡就娶了一直喜欢他的青梅竹马,现在孩子都生了。有妻有儿的老表,怎么会突然发短信来勒索她?直觉告诉水柚不可能。

    / 04 /

    最有可能暴露的那段不见光的爱,是和同事林见,大秋去香港谈项目,林见女友在国外,一个走肾,一个走心,一个睡得死去活来,一个爱得死去活来。手分得不体面,也不和平,打打闹闹,一个缠一个躲,最后都丢了工作,老死不相往来已两年,最近听说林见和回国的富二代女友结了婚,春风得意,水柚明知道不可能是他发的短信,但突然就想给他打个电话。

    林见:“哪位?”,他显然已删了他号码,背景声嘈杂,似在开趴体。

    水柚:“老同事”,然后她听到背景声渐弱及推拉门的声音,她想果然心还是虚的。

    林见还是压着声音:你又打电话来干什么?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

    水柚:但你还是一听就知道是我……

    林见:那又怎么样?毕竟你叫床很棒。

    水柚:请你放尊重点。

    林见:也请你有屁快放!

    水柚:你有没有用别的号码给我发过短信?

    林见:我有病吗?我听见你名字都发抖。

    水柚:那你现在抖了吗?

    林见:总之就一句,我没发,再见。

    水柚:你不想知道内容吗?

    林见:你的短信关我什么事?

    水柚:有人勒索我十万,不给就把我俩的事告诉我老公,我跟你说,我不怕,我已经在办离婚,但你不同…… 林见:放屁,咱俩什么事儿没有,你以为我老婆会信吗?

    水柚:如果我告诉他你屁股上有块猫形胎记你猜她信不信?

    林见:呵呵,我到处很人说我那胎记。

    水柚:那命根上那块鱼形的呢?高潮的时候喜欢说飞了飞了呢?我猜你老习惯没改吧?

    林见:你真不要脸!

    水柚:看来没的谈了。

    林见软了:你想怎么样?

    水柚:你说呢?

    林见:你这种女人我太清楚,十万我出,明天打你卡上,这辈子别再找我!我说王水柚,你缺这十万吗?

    水柚挂了电话,心拔凉。

    第二天一早,林见的钱到账,水柚决定按短信说的赴约,反正封口费也不是她给。和闺蜜下午茶,水柚故作忧心的说,我妈昨天被人勒索。闺蜜说,报警呀!水柚说,咳,有些烂事儿警察管不了。闺蜜说,查号呀!水柚心里一动,怎么查啊?闺蜜说,假装充话费呀!水柚笑笑,港剧里不老有太空卡吗?闺蜜:不试怎么知道?

    水柚立刻去了营业厅,递过去五百:充话费。

    营业员甜甜一笑说稍等,电脑一顿按,问:你要充的手机号码是陈大秋先生的吗?

    水柚懵了。

    水柚说:不对啊,陈大秋不是这个号啊。

    营业员说:我这里显示他有五个号。

    水柚更懵。

    营业员问:你到底充哪个号?

    水柚说:我特么哪个号都不充。

    水柚自然不会去假山公园,晚上七点她打了个电话给大秋。

    水柚:我想通了,不离婚了。

    大秋:那好啊。

    水柚:……

    大秋:怎么突然改变主意?没出什么事吧?

    水柚:没有。

    听筒里传来熟悉的糖葫芦的叫卖声,水柚挂了电话,泪水窸窣而落,她和大秋第一次见面就在假山公园,她妈逼她去的。大秋西装笔挺,大腹便便,老气横秋,一看就有钱,大秋问她想吃什么,她故作天真的说,我呀,特好养活,请我吃根糖葫芦吧。

    回到家水柚说:我才不嫁,我不喜欢他,以后不幸福。

    水柚妈哈哈笑:幸福是什么鬼东西?只听过没见过。

    现在水柚信了,跟谁都那么回事。


    欢迎你常来猎料网哦! :!: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