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点赞过万 让人感动到泪流的脑洞故事

    有意思 猎料 0个评论

    作者:喵大人大战包子怪(知乎点赞数过万,优秀答案推荐)

    《我是龙》

    我称王的那一天,下了好大的雪。
    大雪荼蘼,一连下了七天。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雪。
    曾经有人跟我说那会是很美的景色。
    天与地与山与水,上下一白。
    的确是很美。
    可惜那人已不在我身边。
    ——楔子

    知乎点赞过万 让人感动到泪流的脑洞故事

    脑洞大开感人故事
    我是龙。
    我十五岁了,在龙族十六岁就是成年。
    龙族的人在成年之前样貌与人类无异。
    到了成年的那一天,他们走进烈焰之中,浴火化龙。

    我无比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看不起我,他们说我是废物,不是真龙。也许是因为我不会御风,也许是我不能在海里呆太久。“龙是上天入海无所不能的,不是你这样”他们说。

    几乎所有人都不喜欢我,包括龙族的王。
    我的父母在上一次龙族与人类的战争中战死了。王将我带回王宫,与王族的孩子们一起抚养。

    他对我很好,可是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大概,他也觉得我是个废物吧。
    王很少和我说话,有时候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很复杂,好像有悲伤,又好像有厌恶。

    所以,我一直很希望赶快长大。到了成年的那一天,我也能像父辈们一样,在烈焰中,浴火化龙,扶摇直上九重天。证明我也是真龙。

    当然,我期盼成年还有别的原因。到了那一天,龙族会挑选出一位勇士。那是经过重重考验,万里挑一的勇士。王会实现他的一个愿望。那是至上的荣誉。

    我想成为勇士,不是为了至上的荣誉。
    而是为了未雪。

    脑洞大开的感人故事 

    未雪是王的女儿,也是唯一一个从不嘲笑我也不讨厌我的王族。我们自幼一起长大,亲密无间。

    与我渴望赶紧化龙不一样,未雪对化龙的事漠不关心。她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是看一场雪。

    “可是,龙的国度不会下雪。”我说
    龙的国度只有长夏,漫漫长夏。
    “传说,在森林的尽头是人类的国度,那里一年有四季,春起风,夏落雨,秋结露,冬飘雪。”
    她说着,眼睛亮亮的,好像有万盏星辰在她眼中坠落,碎了一地。她一直都对人类的国度有极大的兴趣。

    “我们去人类的国度看雪吧?”她一脸神往。
    “龙族与人类的国度有结界,我们过不去。”我摇头道。
    自从上次龙族与人类大战结束后,龙族用魔法建了结界,人不能进来,龙不能过去。除非是王的特许,但那是不可能的事。
    她的眸子暗了暗。
    我不忍坏了她的兴致,便问道“雪是什么样子呢?”
    “大概就像琼花飘落的样子吧”她指着不远处的琼树道。
    在龙的国度,到处都有琼树。到了开花的时节,便是大片大片的纯白。

    “我给你看下雪好不好?”她兴奋的说
    不等我回答,她伸出手,抓住一把风,向琼树撒去。她永远都能轻松的驾驭风,而我怎么努力都不行。

    风绕她的指尖而过,飞向琼树,吹落琼花千万朵。
    “是不是很美?”花瓣随着风,绕着她飞过。她回过头嫣然一笑。
    “下雪,会是很美的景色”她看着停在指尖上的花瓣,轻声说。
    “是啊,很美。”
    她没有看我,我没有看花。

    当时我下定决心,不管再困难,我一定要成为勇士,请王答应我的愿望。

    我要送她一场雪。

    脑洞大开的感人故事 

    距离成年的那一天,越来越近了。
    我做了很大努力,可是能力还是很弱。
    那天晚上,我去找龙婆婆。
    她是龙之国的大祭司,也是除了未雪之外,唯一不讨厌我的人。
    我和未雪从小就喜欢到她的神殿里玩。
    只是龙婆婆有时候很奇怪,她总是叫我
    “殿下”
    我虽然和王族的孩子一起长大,可我根本不是什么王子。
    “婆婆,你能看到以后的事情,对不对?”
    “殿下,你想知道什么?”
    “我能成为勇士么?”
    龙婆婆不答,她走到神殿中央,殿中央燃着火,那是龙焰,万年不灭。
    “火会告诉我们一切”她看着龙焰说
    可是我什么都没看到,只有火。
    “婆婆,你看到我的未来了么?我能成为勇士么?”我急切的问
    她慢慢看向我,一字一顿:“不,殿下。你永远无法成为龙族的勇士。”
    这话好似一盆冰水从头浇下来。
    我像被冻住了,僵在那。
    她顿了顿道:“但你会成为王,殿下。”

    我?一个连御风都不行的龙,会成为王?
    “那未雪呢?”我急切的问道
    如果我是龙族的王,未雪会是王后吧。
    她看向龙焰,缓缓道:“小公主会嫁给一位人类王子。”

    我会成为龙族的王,而她会成为人类王后。我摇了摇头,一个字也不想信。

    “殿下不相信我?”她的脸上浮出一丝笑。
    我不想信,可是不得不信。因为我知道,大祭司的预言是从来不会错的,她预言到了上一次战争。也是她建了结界。

    “有办法改变么?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想未雪嫁给人类。”
    她摇了摇头,“改写后的命运未必是你真正想要的”
    “帮帮我吧,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我祈求道。
    她盯着我看了良久“你也许会后悔的,殿下。”
    “我绝不后悔!”
    “好吧,我需要你的血”
    “龙的血有魔法?”我问道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
    “你的有。”

    从神殿出来时,皓月当空。我心情很好,未雪不用嫁给人类了。一连好几天,我脸上的挂着笑,收都收不住。笑的未雪莫名其妙。直到有一天,我笑不出来了。

    有一个人类少年闯了进来。

    脑洞大开的感人故事 

    未雪说,她是在森林里发现他的。
    他称自己是牧羊的少年,在森林里迷了路。他说他走了好几天又累又饿。后来就晕过去了,未雪把他带了回来。

    “牧羊?”我看着床上昏睡的少年,虽然穿着简陋的衣服,但有种难掩的尊贵气质。
    “他长的真好看。”未雪叹道。
    好看个屁,我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他不能在这里久留,他是人类,我们快去禀告王,把他送回去。”我对未雪说
    好像听到我们说话,少年睫毛微颤,睁开了眼睛。

    他好看的眼睛脉脉的注视着未雪
    “是你救了我?”
    未雪的脸红了红,点了点头。
    他们就这样脉脉的注视着对方。
    “行了,既然他醒了,我这就去禀告王。送他回家。”我赶紧打断他们。
    “让他再留几天吧?我想听人类的故事。”
    未雪扯住我的袖子,央求道。
    “别耽误人家放羊,人家着急回家呢。”我说
    “我不急,我愿意为这位可爱的小姐讲故事”少年笑道。
    你不急,我急。我气的脸皮抽了抽。
    “让他再留几天吧,好不好?”
    未雪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向来不忍心让她失望,“好吧,但只能几天。”

    从那天起,未雪天天去找他听故事。
    我当然也去,不是为了故事。只是盯着那个人类。他让我觉得很不安。
    少年很擅长说故事,他说起人类的山河,四季,集市,城邦,当然说的最多的是人类的王宫。
    “王宫是由汉白玉堆砌而成。屋顶上铺着琉璃瓦。王族们穿着金丝银线织成的衣服,那些衣服比花瓣还柔软……”
    未雪听着很神往。
    “你对王族的生活了解的还挺多。”我冷冷的说。
    他怔了一下,避开了我的视线。“我也是道听途说罢了。放羊时无聊喜欢听别人聊天。”
    放羊?放羊时误闯过了结界?只有未雪才会信吧。
    这个人肯定有问题,我怀疑他是人类派来的奸细。

    趁未雪和他出去散步时,我溜进他的房间。我记得他来的时候还带着个破包裹。
    我把包裹翻出来,小心的打开。半本破书,我打开翻了翻,人类的字我看不懂。不过这破书有点眼熟。好像在龙婆婆的神殿也有这样的半本。

    再翻翻,还有放羊的鞭子。半块吃剩的干粮。
    我有点失望。难道他真的只是个放羊的少年?
    等一下,干粮里面好像有东西。
    我把它扳开,是一把匕首。
    一把非常精美的匕首。
    我认得它。
    小时候我在神庙里看各种书,有本关于兵器的书里记载过它。
    这是用寒冰铁制成的,非常稀有。只有人类的王族才能拥有。
    而它的功用,书中也写了。
    只有两个字——屠龙。

    脑洞大开的感人故事 

    窗外响起了脚步声,我赶紧把匕首收到袖中,包裹放回去。
    未雪和少年说笑着走了进来。
    “你看我们采了好多花”未雪把一束蓝色的花递到我面前。

    这是龙尾花,长在悬崖峭壁上,上是苍穹,下是万丈深渊。只有龙才能上去摘到。如果是不会飞的人类爬上去,肯定会摔得粉身碎骨。

    “是他为我摘的,没想到人类也这么勇敢。”未雪看着少年,目光柔柔的。

    “你这飞檐走壁的本事,也是放羊时学的?”我皮笑肉不笑道。

    少年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随即镇定。
    “我何曾会飞檐走壁,只是未雪喜欢的花,就算粉身碎骨我也要为她摘下。”
    说完,深情款款的看着未雪。

    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此人甚为狡猾,甚为狡猾。

    “你倒是说说,这把匕首从何而来,不会也是你放羊时捡的吧。”我懒得跟他绕圈子,抽出匕首,抵在他脖子上。
    “你若敢说半句假话,我就割了你的喉咙。”我把刀贴着他的皮肤左右虚晃了两下。

    “你这是干什么?”未雪惊叫道。
    “他根本不是什么牧羊人,他是人类派来的奸细,这把屠龙的匕首就是从他包里搜出来的。”
    “放羊人,你倒是解释解释,你带着屠龙的匕首,处心积虑的混进来,是为了什么?”我冷笑道。

    未雪惊愕的看着我们。刀紧紧抵在少年脖子上,他却丝毫不惧。反而对未雪笑了笑,笑的云淡风轻。

    “未雪,我确实骗了你。我不是牧羊人。”
    他从容不迫道。
    “我是人类的王子,现任王储,未来的王。我从小听着龙的传说长大,一直对龙的国度很向往,传说森林深处是龙的国度,我踏遍千山万水,只为找到这里。”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把架在他脖子上的刀紧了紧。
    他看也不看我一眼,向未雪走近了一步,刀贴着他的皮肤划出了血痕,他毫不在意。
    “我踏遍千山万水来这里,为了娶你为妻。”他好看的眼睛看入她的眼底。

    “这把匕首,只有王族有。曾经它确实是用来屠龙,但现在它是件信物,我想把它送给你,不仅是象征两族和平,还有我对你的感情。我本想过段时间再告诉你我的心意,谁知道让你们误会了。”他无奈的笑了笑。

    娶你大爷,鬼话连篇。“你怎么证明你不是奸细?”我没好气道。

    “我没有任何办法证明。”他看着未雪,低声道“预言家曾跟我说,我会在天与地的尽头遇见我的王妃,她有世上最清澈的眼。我原是不信命的,直到见到你,我才信了。”
    他的声音极好听,充满了蛊惑性。
    “未雪,你相信我么?”他浅笑道。他一笑起来恍若风拂过三千花树,落花如雪。

    信你个大头鬼,这种鬼话骗三岁小孩差不多,未雪是单纯,又不是蠢。
    可是,我错了,错的离谱。

    未雪的眼里好似有三千琼花在一瞬间盛开。
    琼花疏影里的人,却不是我。
    “我相信你”她声音很轻,却很清晰。
    我手一抖,匕首铛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脑洞大开的感人故事 

    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上,我从没见过他的神色像今天这样冷。

    “你是说你要娶龙族的公主?”他抚摸着座下火兽的长毛,眼也不抬一下。

    “是,我是人类的王储,我代表人类的王,请求与龙族联姻。”少年不卑不亢

    “你还不是王,就算是,你也没资格请求任何事。”王淡淡道,依旧不看他。

    “我们两族彼此为敌千年,每次交战,生灵涂炭。我来是为了和平,希望两族联姻能放下以前的仇恨。”少年说着呈上了那把匕首。

    “未雪是我唯一的女儿,也是王位的合法继承人。而你,据我所知,你可不是唯一的王子。你想把我的女儿当做登上王位的垫脚石?”王把玩着匕首,语气冰冷,一如匕首闪着的冷光。

    “我是真心喜欢未雪,为了她,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少年正色道

    “好一个上刀山下火海。”王终于抬起头,盯着少年的眼睛,似笑非笑。“我就成全你。”

    王抚摸火兽的手一紧,火兽吃痛的呜了一声,向少年显出獠牙,步步逼近。 它喷出烈焰,绕着少年成了一个圈,把他困在当中。少年脚下的地面迅速塌陷,坠落下去。

    “不!”未雪要冲过去,却被侍卫拦住。刚才的地面出现一个规则的洞,形成了一个看台。从上向下看,少年掉到了仅有三根铁链组成的桥上,而桥下,是熊熊火海。铁链颤巍巍的左右摇晃,人根本无法再这样的桥上直立,只要稍不小心,就会坠入火海。大殿的上空垂下一个沙漏,“计时开始,只要你能在沙漏完前,活着走完这锁链,我就答应你。”

    这样的铁链,若想活着走完,只能紧紧抓着铁链一点点匍匐前进,可是这样的话,十几个沙漏的沙都要漏完了,更何况,只要力气少有松懈就有掉下去的可能。在场的王孙贵族们无不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谁都想娶龙族的公主,谁都巴不得这个碍事的人类少年快点死。我看向未雪,她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铁链,眉头紧蹙,手指不安的绞在一起。而两旁的侍卫紧紧抓住她,生怕她跳下去。

    少年面对火海没有慌乱,出乎意料的是,他好像控制住了铁索,铁索竟然不再左右摇晃了。他慢慢的从中间一条铁索上站了起来,不疾不徐的向前走,如履平地。

    全场哗然,未雪眉头微展,眼中无限欣喜。按他的速度,是一定能在沙全漏完前走完了。我看向王,他不动声色。

    当少年走到一半的时候,火海中突然出现万千刀剑,径直向上射去。少年为了躲开刀剑,身形晃动,几次险些栽下去。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看着这惊险的一幕。这条路走的异常艰难,他虽然躲开了大多数,但仍有大量擦伤,衣服上渐渐血迹斑斑。离终点还有十米了,但因为力气消耗殆尽,他只能紧紧抓着铁索一点点向前艰难的匍匐。突然,一只剑自下向他扎来,而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躲了。

    我和其他人一样幸灾乐祸的笑着想,这下在哪扎个窟窿呢。
    可是我看到了未雪满面泪痕的脸,我笑不出来了。“不要!”未雪拼劲全力挣脱开侍卫,要往下跳。
    几乎是同时,我抢在她前面跳了下去。不能让她受伤,这是我跳下来时唯一的念头。当剑在我身上扎了个窟窿,我才意识到我疯了,竟然去救这个人类,这个可能图谋不轨的人类。才替他挡了一只剑,第二只就要到了,看来今日要被扎成刺猬了,我苦笑。

    “停”王一挥手,刀剑收了回去,火焰变低了。少年沾满血的手,颤抖着抓着铁索爬到了终点,沙漏里的沙刚好漏完。而我身上还扎着剑,已经没有力气往前爬了。“把他们拖上来。”王的声音充满了厌恶。
    我有气无力的趴在大殿上,疼痛使我意识模糊。“你没事吧!”我看见未雪朝我跑过来。“没事。”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她却径直越过我,奔向我身后的少年。我勉强回过头,看见她扑在少年的怀里抽泣不已。“只是一点小伤,没关系的。”少年软语安慰道。

    夕阳照进大殿,余晖笼罩着满身血污却依旧俊美的少年,和他怀里抽泣不止的少女。夕阳给这一对璧人染上了温柔的金色,他们注视着彼此,天地好像只有他们两人。

    大殿里一片死寂,王孙贵族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向我投来埋怨的眼神。
    “既然你通过了考验,我便答应你。你可以娶未雪,不过她不会以公主的身份嫁给你。”王冷冷道。

    “未雪,如果你执意嫁给人类,你便没有资格化龙,不再是我龙族的一员,更不是我的女儿。你跟他走后,永远不能再踏入龙的国土半步! 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王挥一挥手,王孙贵族们纷纷行礼告退。

    侍卫簇拥着王,走下王座。王经过我,停了一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听见他说,只是有些模糊了,我的听力开始模糊,视线也开始模糊,我只看得见夕阳下,相拥的那对璧人。

    她没有看我,一眼也没有。

    脑洞大开的感人故事 
    我半死不活的躺着了三天,龙婆婆派人送了药来。龙族的灵药有治愈的奇效,身上的伤很快就好了,可我依旧半死不活的挺在床上。我知道我在等人,她一天不来,我就一天好不了。

    可是三天了,她一直没出现。

    终于第四天的黄昏,她来了,来向我告别。

    “你是说你要放弃化龙,放弃公主的身份,永远留在人类的国度?”
    “是啊,我们明天一早就要走了,我是来和你告别,你的伤好了么?”未雪关切道。
    “不要走好不好?我不希望你走。”我的语气近乎祈求
    “我也舍不得你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除了父亲以外,你是我最亲的人啦。可是,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她叹气道。

    “你当然有,只不过比起你父亲,我,和整个龙族,你选了他。”我低声道
    “是,我愿意为他放弃一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也许是他为我走刀山火海的时候,也许是他为我去峭壁摘花,也许是第一次,在森林里见到他,这一切就注定了吧。
    你没有喜欢过人,是不会懂的。”她看着窗外的云,眼神温柔。
    “是啊,我不会懂的。”我苦笑道。

    “不过你放心,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就算我在另一个国度,就算我们永远不能相见,我也会天天为父亲,为你,为整个龙族祈福的。”
    她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带在我脖子上。这是她从小就一直戴着的项链。“希望它能保佑你永远平安。”
    此刻,我有千言万语想说。我想说我从小就喜欢你了,我想说我此生所有的愿望的都与你有关,我想说我也愿意为你去悬崖上摘龙尾花,愿意为你走一遍火海刀山。
    可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我很清楚她会怎样回答,她会说这都是很好的,可你不是他。

    我看着未雪,千言万语只剩下两个字
    “保重”
    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长廊深处,像一朵模糊了的花。
    我无力的躺下去。感觉像坠下深渊,一点点下坠。

    这天晚上刚好是龙族的节日,龙族的贵族们举办了晚会为未雪送行,所有年轻的贵族都去了,我推说生病在床上挺着。

    整个城堡都空荡荡的,王的房间亮着光,祭祀的神殿门紧闭。大概只有他们和我没有去了。
    我看着窗外的火光,想着晚会一定很热闹,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俊美的人类少年站在门口,月光下的他更让人自惭形秽。“出来聊聊吧.”

    (知乎点赞数过万的答案推荐)


    欢迎你常来猎料网哦! :!: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签到